诊断和干预

诊断

干预

选择性缄默症的诊断标准是什么?

DSM-V-TR(2018)将选择性缄默症定义如下:

在需要说话的特定社交场合持续无法说话(例如:学校),但在其他场合可以说话。

上述困扰影响到学业或职业成就,或社交沟通。

障碍的持续时间至少为1个月(不限于上学的第一个月)。

不说话不是因为对社交场合所需的口语缺乏了解或对社交环境不适应而产生说话困难。

说话障碍不能用其他沟通障碍(例如,口吃)更好地解释,并且不仅仅发生于普遍发育障碍、精神分裂症或其他精神障碍的发病过程中。

选择性缄默症问卷

选择性缄默症问卷(SMQ)是由 R.Lindsey Bergman 及其同事开发的,是一份家长/监护人报告的问卷,评估了过去两周内选择性缄默症症状的频率,涉及三个领域:在学校、在家庭/家族环境中的语言、以及在社区/社会环境中。它包括诸如 “在适当的时候,我的孩子会向他们的老师提问 “这样的项目,受访者以四级评分(总是、经常、很少和从不)进行评分。此外,SMQ 包括一个干扰/压力量表,以收集关于症状在不同领域的影响的信息。在 SMQ 中,分数越高代表说话越多,而分数越低反映说话越少。

在 SMQ 中,分数越高代表说话越多,而分数越低则反映出说话越少,可能有更严重的选择性缄默症。

选择性缄默症问卷 SMQ

给教师填写的《法兰克福选择性缄默症信息量表》

晴心的主要目标之一是提高教育工作者在学校环境中对选择性缄默症的认识,并提供方法,帮助教育工作者在课堂上为SM孩子提供便利,以更好地帮助他们在学校成长、学习和参与。对于教育工作者(包括学校行政人员、教师、语言病理学家、社会工作者、学校心理学家和辅导员),我们希望成为一个信息和支持的来源。

法兰克福选择性缄默症量表

这份问卷是为了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您孩子的困难而编制的。在某些情况下或在某些人面前,有些孩子表现出害羞,或感到抑制或焦虑;他们可能沉默寡言或甚至是缄默。下面的问题涉及到您孩子生活中的日常情况,目的是让您了解您孩子的情况。

以下问题涉及您孩子生活中的日常情况,旨在揭示他/她是否有这种困难。答案没有对错之分。请勾选您认为最准确描述您孩子行为的答案。

选择性缄默症如何干预?

 

干预的主要目标应该是降低焦虑,提高自尊,增强社交信心和交流。重点不应放在让孩子说话上。应取消对语言表达的所有期望。随着焦虑的降低,信心的增强,以及使用适当的策略和方法,随着孩子从非语言交流到语言交流的进展,交流将会增加。干预方法应因人而异,但大多数孩子的干预方法是结合使用的。这些促进社交交流的策略,如系统脱敏、示范、渐入方法和积极正面强化,往往能改善个人的社会交往技能。 所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干预模式都由以下部分(或全部)方法组成:

交流台阶 (Communication Steps, CS):从非语言过渡到语言的五个交流阶段 : 这是晴心干预选择性缄默症的理念 (详细内容见咨询),关注的是整个人– 而不仅仅是缄默症。旨在增加社交参与、口头交流和促进社交信心。这种方法包括制定个性化的干预计划,该计划关注整个孩子,并结合了涉及孩子、家长、社区 (邻居,同学,同事,朋友,亲戚),学校员工和 SM 咨询师协同工作的方法。

在学校、家里和社区帮助选择性缄默症孩子 – 三角支持  (Supporting Triangle):推荐的策略和方法是为了在各种社会环境(校内和校外)中建立非语言和语言的交流。由于焦虑水平在不同情况下会发生变化,而且往往是因人而异,因此,方法往往会随社交场合的更换而改变。因此,通过降低焦虑,增加自信,以及在各种真实世界的环境中增加交流和社交信心,在缄默中受苦的孩子将发展必要的应对技能,使其能够有正常的社交、建立友情,扩大朋友圈,建立伙伴系统,提高兴趣爱好和学业进步的能力。

行为干预: 积极正面强化和脱敏技术是干预选择性缄默症的主要行为疗法,也是消除所有说话压力的方法。重点应放在理解孩子和承认他们的焦虑上。巧妙地以不具威胁性的方式将孩子引入社交环境,是帮助孩子在其中感觉舒适的好方法,例如,父母可以在人少的时候带孩子到学校,和孩子一起玩他在家就喜欢玩的有语言因素的游戏。最终,带一两个朋友到学校,让孩子们在没有很多孩子在场时玩耍。只有少数孩子的小团体是有利于孩子说话的,也可以让父母在班级内与孩子相处。在孩子正常说话之后,逐渐将教师,然后是同学引入到说话团体中。仅当焦虑降低、孩子感觉舒适并明显准备好接受一些不那么夸张的鼓励时,才应引入对言语表达的积极强化措施。

声音暴露/刺激消退: 选择性缄默症干预的主要内容是使用声音暴露,或逐渐面对说话和交流的恐惧。干预中常用的一种暴露形式是刺激消退。刺激消退是暴露疗法的一种形式,它将孩子慢慢引入焦虑的刺激中。在选择性缄默症的干预中,应用声音暴露技术逐步将孩子引入引起他焦虑的新的人、新的情景或更大的环境。如果以渐进的速度引入,孩子的焦虑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这个过程可以很容易地根据孩子的需要进行调整。

正面强化说话 当孩子逐渐进入引起焦虑的环境时,为与这些新的人说话或在新的环境中说话设置奖励,将使孩子认识到在这些环境中说话是有益的。咨询督导将与家长合作,建立系统跟踪进展,并奖励孩子勇敢为交流而努力的行为。

认知行为疗法: 经过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培训的咨询师通过帮助孩子将他们的恐惧和忧虑转变成积极的想法来帮助他们改变行为。认知行为疗法需要包括对焦虑和缄默症的认识和承认。大多数患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担心别人听到他们的声音,寻问他们为什么不说话,并试图强迫他们说话。干预重点应该是强调孩子的积极属性,在社交环境中建立信心,并降低整体焦虑和担忧。

药物干预 研究表明,最有效的干预方法是行为技术和药物干预的结合。通常在增加药物干预之前,要使用行为技术干预一段时间。如果孩子仅通过行为疗法没有取得足够的干预进展,再建议使用药物干预来降低焦虑程度。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百忧解 (Prozac) or 左洛复 (Zoloft),对干预焦虑症非常有效。很多时候,我们在短短一周内就看到了积极的效果!使用药物干预作为助推启动,我们希望在通过药物降低焦虑时,我们可以更容易、更成功地实施行为干预技术!用药物干预的持续时间通常是 9-12 个月。

自信的推动者 父母应该突出孩子的天赋特长。例如,如果你的孩子有艺术细胞,那么就尽情地展示他的艺术作品吧!专门用一面墙来展示你孩子的杰作;或许你可以举办一个特别的展览!让孩子向家庭成员和好朋友解释他们的艺术作品。这可以促进更多的语言练习,同时也有助于提高孩子的自信!

频繁的社交活动: 在不逼迫孩子的情况下,鼓励他们尽可能多地参加社交活动。安排孩子与同学频繁地约玩,甚至安排孩子与他熟悉的人进行小组互动。约玩的目的是让孩子能与同学自在相处,从而使他能够开口说话。大多数患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会在自己家里与朋友说话。当孩子对一个孩子说话越来越自如时,再邀请另一个孩子过来玩,然后增加到一次有两个或三个孩子约玩! 最终通过即定的策略/技巧将说话转移到学校。对于一些孩子来说,还需要进行社交技能的干预,这往往有助于改善增加交流。

学校参与: 家长需要对教师和学校员工进行选择性缄默症的教育! 家长必须成为你孩子的代言人。学校需要了解,患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不说话并不是挑衅或不服管教,而是他们真的不能说话。向教师解释,孩子需要感到他们不说话是没问题的。在开始时,非语言交流是可以接受的。随着孩子的干预进展,教师应参与干预计划,以巧妙的、非威胁性的方式鼓励孩子开口说话。可能有必要采用个性化教育计划(IEP  )或 504 计划,为不能用语言交流的孩子提供便利条件,并帮助孩子在交流上取得进展,以及建立社交舒适感。

家庭参与和家长接受孩子: 家庭成员必须参与到整个干预过程中! 很多时候,为了适应孩子的需要,必须改变父母的教育方式和对孩子的期望。记住,千万不要给孩子施加说话压力或强迫他们说话,这只会引起更多的焦虑。让孩子知道你在他们身边。与孩子单独相处,特别是在晚上,当除去所有的压力后,与你的孩子讨论他们的感受。让你的孩子敞开心扉,有助于缓解他们的压力。父母的接受和理解对孩子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重要的是要认识到,通过正确的诊断和干预,克服选择性缄默症的预后是非常好的!孩子可以在所有的社交场合–如在家里与客人、在教室里、在工作中以及在其他现实世界的环境中–与人交流说话。

小步骤带来大变化 

小步骤会达到目的地  大步骤会原地踏步

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

“一次走一小步,不要把目标定得太高,每次只走一小步。有时你不认为自己在进步,直到你回头看,才发现你已经走了很远。”

— SMiRA 英国选择性缄默症协会

在左上图中,艾米非常想要一只小兔子。为了得到这只兔子,艾米与她的家长商定,她必须实现不同的目标。每个目标都被进一步分解成艾米有能力完成的小任务。她在完成每项任务后都会获得积分。当她达到一定的积分时,艾米可以换取一个小的奖励,或者累积高分换取一个更大的奖励。这些任务中有些很容易,有些则不容易。但通过完成这些任务,艾米变得更加勇敢,更加自信。最后,艾米完成了她所有的目标,并得到了最终的奖励,她的梦想兔子。

在右图中,艾米也想要一只小兔子。但这个大目标无法实现,因为没有小步骤来支持她实现这个目标。

家长常问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我做了所有能做的事,但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这时家长需要考虑一下,给孩子布置的任务和目标是否切合实际。

小步骤:任务是基于孩子的能力,而且要足够小,孩子才可以通过努力实现设定的各种目标。

大步骤:分配的任务太复杂,孩子无法完成,这可能使孩子不愿意尝试新的任务,并可能导致停滞,甚至退步。

家长和教师的双向交流

为了保证家校的双向沟通,教师和家长可以约定每天通过家校沟通本进行交流。孩子分配到的任务是每天向家长和教师之间传递沟通本。每天早上,当孩子归还沟通本并记下每天的进步时,(例如,自己交作业、参加小组活动、在数学课上举手等等)教师就可以给孩子一个星星贴纸。

家校沟通本是用来解决日常和紧急问题时(例如,使用学校洗手间)非常有效的方法。 教师和家长可以就孩子的日常需求、担忧、进步或挫折进行交流。也欢迎孩子用这本沟通本与教师交流。家长会在家里讨论,增加孩子的成就感。 除了沟通本/电子邮件交流之外,家长还可以与学校分享视频、录音(例如,有声相册),让孩子的声音被听到。

家长和教师应该就行动计划达成一致并坚持执行。 他们应该定期开会,设定目标,制定行动计划,跟踪进展,并根据孩子的情况做出必要的调整。

学校可以指定一个可以给予孩子帮助支持的员工,一个学校的“关键工作者”。 与关键工作者建立良好的关系后,孩子愿意与他们说话并寻求他们的帮助。 然后可以逐步淘汰沟通本。

青少年(大龄)和刚刚战胜缄默症的孩子:走出去,参加社会活动 

鼓励选择性缄默症(SM)的青少年和近期克服了SM的人通过各种活动,如俱乐部、运动队、志愿服务和兼职工作,寻找机会与各年龄段的同伴、朋友和陌生人见面。

虽然约玩对年幼的孩子来说是有效的,但对于青少年来说,邀请同龄人到家里玩,却可能是一种挑战。然而,通过参加俱乐部和团体活动,他们可以参与社会活动,提供无限的交谈和社交机会。诸如医疗急救队、超市收银员、餐厅服务员/招待员/主持人、帮忙照看小孩、帮忙遛狗、家教/夏令营辅导员以及课后活动者等助教也可以提供宝贵的社交机会。俱乐部和团队包括戏剧俱乐部、辩论队、自然探索俱乐部、运动队/自行车俱乐部、舞蹈队、动物农场/马场和科学俱乐部。

对于刚刚克服 SM 的孩子来说,继续发展他们的社交和沟通技巧是至关重要的。走出去认识他人也有助于已克服SM的青少年和年轻人向前迈进,重建社交技能。这可以通过参与社会活动来实现。例如,在自行车俱乐部和朋友一起骑车,在急救中心与同事一起快速应对紧急呼叫,为学龄前孩子读一本书,作为道具管理员确保戏剧演出顺利进行,在街上遛狗,在市场上卖蜡烛,等等。

家长在寻找适合青少年兴趣、能力和个性的活动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帮助他们发展社交技能。通过参加俱乐部,做志愿者,做兼职工作,患有SM的青少年可以克服沟通方面的挑战,向着充实的生活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