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是害羞,她有选择性缄默症

在舒适、安全和放松的环境中,如家里,可以说话和交流

在特定的社会环境中,如学校,不能有效地说话和交流

什么是选择性缄默症 (SM)?

 

选择性缄默症是一种复杂的孩子焦虑症,其特点是孩子在特定的社会环境中,如学校,不能有效地说话和交流。这些孩子能够在他们感到舒适、安全和放松的环境中说话和交流。

超过 90% 的选择性缄默症孩子还患有社交恐惧症或社交焦虑症。这种病症对孩子来说是相当沮丧且痛苦的。患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和青少年对说话和社会交往有一种实际的恐惧,因为人们期望他们能够说话和交流。许多患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很难以非语言方式作出反应或开始交流;因此,当面对他人或在一个他们感到有压力或者被期待的环境中时,许多孩子的社会参与可能受到影响。

并非所有孩子都以同样的方式表现出他们的焦虑。有些人可能完全缄默,不能说话,也不能在社交场合与人交流,有些人可能能对少数人说话,或许能小声说话。有些孩子在面对特定的社交环境时,可能会因恐惧而站立不动。他们可能会僵住,没有表情,没有情绪,并可能呈现社交孤立的状态,一个人不参与活动。不太严重的选择性缄默症孩子可能看起来很轻松,无忧无虑,能够与一个或几个孩子交往,但不能与其说话,也不能与教师或所有/大多数同伴有效沟通。

与典型的害羞和胆小的孩子相比,大多数患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处于胆小和害羞的极端状态。通过早期干预,预后良好,但在某些情况下,它可能会持续下去,并一直持续到孩子的学校生活,有时甚至到成年。重要的是要理解那些SM患者想说话,但由于他们的焦虑而在身体上无法做到。正所谓心有余而力不足。

选择性缄默症孩子最常见的特征是什么?

 

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选择性缄默症孩子的特征都可以归因于焦虑。

性格抑制: 胆小,在新的和不熟悉的环境中谨慎,拘谨,通常从婴儿期起就很明显。幼年时有分离焦虑。

社交焦虑症状: 超过 90% 的选择性缄默症孩子有社交焦虑症。不习惯被介绍给别人,害怕被嘲笑或被评论,或成为注意力的中心,不喜欢把注意力带到自己身上。是完美主义者(害怕犯错),有饮食问题(在别人面前吃饭感到尴尬)。

社会存在: 大多数患有 SM 的孩子/青少年具有与年龄相适应的社交技能,并且在发展上是有目标的,尽管有些人不是这样。 大多数自闭症谱系的孩子在言语/语言技能、社交技能方面有困难,并有发神经发育障碍。

身体症状: 缄默,肚子疼,恶心,呕吐,关节痛,头痛,胸痛,呼吸急促,腹泻,有紧张的感觉,或害怕的感觉。

肢体语言: 许多患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在感到焦虑时,面部表情凝固,或面无表情,身体语言僵硬笨拙,缺乏眼神交流。这种情况对于年龄较小的孩子在开学时或突然被陌生的人接近时尤其如此。当他们因恐惧而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时,往往显得像受到惊吓的动物一样! 然而当孩子较大时,就不太可能表现出僵硬的肢体语言。而且,当孩子在一个环境中越是舒适,孩子就越不可能表现出焦虑。例如,年幼的孩子在学校里很舒服、很适应,但却不说话,他可能看起来很放松,但缄默症仍然存在。

情绪化: 当孩子还小的时候,他/她可能不会因为缄默症而感到不安,因为同龄人更容易接受他/她的不说话。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内心往往会出现更多波动,他们可能会出现未经干预的焦虑的负面后果。

发育迟缓: 一部分患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有发育迟缓。有些人有多种延迟,并被诊断为自闭症谱系障碍,如广泛性发展障碍、阿斯伯格症或自闭症。延迟包括运动、交流和/或社交发育。

感觉统合功能障碍(dysfunction in sensory integration)症状,处理困难/延迟: 对许多 SM 孩子来说,感觉处理困难是他们缄默症的根本原因。在教室等更大、更拥挤的环境中,存在许多刺激,孩子们可能会感到有期待他们表现的压力。为了避免过多的压力,孩子们通常依靠感觉防御来保护他们的神经系统免受超载。在感觉调节方面,孩子对外界刺激的过度反应会导致他焦虑,最终引发“冻结”反应,表现为选择性缄默症。

常见的症状: 挑食,肠道和膀胱问题,对人群、灯光(手捂住眼睛,避免强光)、声音(不喜欢响亮的声音,手捂住耳朵,说很吵)、触摸(被别人撞到,梳子或袜子的材质, 衣服上的标签等)的感官增强,即感知力强,过于敏感,自我调节困难(行为失控,蔑视,不服从,容易受挫,固执,不灵活变通等)。

课堂环境中的常见症状: 社交退缩,独自玩耍或根本不玩,反应犹豫不决(甚至不说话),不专心,难以遵循一系列的指示或持续任务,从而难以完成任务。过往的案例经验表明,感觉处理困难不一定会导致学习或学业困难。许多孩子,特别是高智商的孩子可以在学业上得到补偿,实际上做得很好。许多人专注于他们的学术技能,往往把学校里的 “社交互动 “抛在脑后。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这种情况往往会更加明显。最重要的是要明白,许多这些症状可能不表现在舒适和可预测的环境中,例如在家里。在一些孩子中,存在着处理障碍,如听觉处理障碍,导致学习问题和压力增加。

行为:患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在家里往往不灵活、顽固、喜怒无常、颐指气使、专横跋扈。他们还可能表现出剧烈的情绪波动、哭闹、退缩、逃避、否认和拖延。这些孩子需要内心的控制、秩序和结构,并可能抵制变化或对出现的过渡时期有应对困难。有些孩子可能在学校、聚会、在家人和朋友面前表现出愚蠢或消极的行为。这是因为i这些孩子已经发展出不适应的应对机制来对抗他们的焦虑。

并发焦虑症:分离焦虑、强迫症(OCD)、囤积症、拔毛症(拔除头发或其他体毛、抠皮肤和咬指甲)、广泛性焦虑症、特定恐惧症、恐慌症。

沟通困难: 有些孩子可能难以对他人作出非语言反应,即不能用手指/点头来回答教师的问题,或用口型表示感谢。对许多人来说,挥手打招呼/道别是非常困难的。然而,在不同的情况下,同样的孩子不仅可以在感觉舒适的情况下做出非语言的反应,而且可以不停地唠叨! 有些孩子在焦虑时可能难以主动做出非语言反应,即难以或无法主动与同伴玩耍,或走到教师面前表示需要或想要。

社会参与的困难: 当人们真正审视选择性缄默症孩子的特征时,很明显,许多人无法正常地参与社交活动。当遇到陌生人或不太熟悉的人时,孩子可能会退缩,避免目光接触,并 “关闭对外反应”,这不仅使孩子无法说话,而且使他/她无法与另一个人接触。问候他人、主动提出需求和愿望等,对许多孩子来说往往是不可能的。许多人在社会环境中通常跟着他们的父母,而避免任何社会互动。常见的例子是:在杂货店中,孩子可以唱歌、大笑和大声说话,但一旦面对他人,孩子就会冻结、回避和退出社交互动。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冻结”和“关闭对外反应”的情况很少发生,但孩子仍然不与人交流,或者在一段热身时间后会做出非语言的反应。

缄默症只是选择性缄默症孩子所表现出的众多特征之一。

 

为什么孩子会出现选择性缄默症?

 

大多数患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都有焦虑的遗传倾向。换言之,他们从一个或多个家庭成员那里继承了焦虑的倾向。很多时候,这些孩子表现出严重的焦虑症状,如分离焦虑、经常发脾气和哭泣、喜怒无常、缺乏灵活变通性、睡眠问题,以及从婴儿期开始就极度害羞。

患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往往有严重的抑制性气质。对于患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来说,恐惧的场景是社会环境,如生日聚会、学校、家庭聚会、日常生活等。

一些患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有感觉处理障碍 (DSI),这意味着他们在处理特定的感觉信息方面有困难。他们可能对声音、灯光、触觉、味觉和嗅觉敏感。有些孩子在调节感觉输入方面有困难,这可能影响他们的情绪反应。DSI可能导致孩子对环境和社会线索的误解。这可能导致不灵活、沮丧和焦虑。所经历的焦虑可能导致孩子关闭、回避和退出某种情况,也可能导致他/她表现出来,发脾气和表现出消极行为。

一些患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有细微的言语和/或语言异常,如接受性和/或表达性语言异常和语言迟缓。其他人可能有细微的学习障碍,包括听觉处理紊乱。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孩子都有抑制性气质(容易害羞和焦虑)。言语/语言障碍、学习障碍或处理障碍所带来的额外压力,可能会使孩子在期望说话的情况下感到更加焦虑和不安全或不舒服。

有一部分选择性缄默症孩子来自双语/多语/方言家庭,在外国/不同的地区呆过一段时间,和/或在其语言发展形成期(2-4岁)接触过另一种语言。这些孩子通常天性抑制,但说另一种语言的额外压力和对自己能力的不安全感,足以导致焦虑程度增加和缄默症。

一小部分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似乎没有丝毫害羞的表现。这些孩子中的许多人以各种方式获得关注。他们选择性缄默症的原因尚未完全了解,但研究表明其他因素可能会导致他们的缄默症。例如,即使在没有社交焦虑或其他发育/语言问题的情况下,多年的缄默生活也可能使缄默症行为根深蒂固。这些孩子实际上停留在非语言交流阶段语,选择性缄默只是他们的症状之一。需要强调的是要注意选择性缄默症的原因和影响因素,因为孩子很少 “只是缄默”这一种情况。

选择性缄默症的维持因素

有选择性缄默症(SM)的儿童只能与少数人自由交谈。 当他们被要求与其他人交谈时,他们会感受到恐慌和极度的焦虑 – 这与他们试图与之交谈的人无关,这是他们对在过去某一时刻说话很难所产生的自动反应。 因此,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朋友、家人和工作人员可能会加强他们对说话的恐惧。如

1.给孩子施加压力去说话。

2.代替孩子说话。

3.允许孩子完全退出社交场合。

我们需要消除所有压力,然后支持孩子按照自己的节奏以能应对的小步骤逐步面对他们的恐惧。

保持沉默/延迟改善可能的家庭因素

  • 孩子经常听到“他/她不会说话”,“不要指望他/她说话”等。
  • 孩子对说话的焦虑并未得到公开承认。
  • 孩子在明显说话不舒服时被迫说话。
  • 缄默导致家庭成员极度焦虑/尴尬,这种焦虑/尴尬传达给孩子并施加压力(例如经常质疑孩子的进步;表达过于关切;给予过度鼓励(而不是有用的策略);询问孩子为什么表现他们的行为以及他们何时要改变)。
  • 孩子被设定了不切实际的目标或为说话提供奖励。
  • 很少期望或需要孩子说话/交流。
  • 父母/兄弟姐妹替儿童行动,以避免尴尬/焦虑/失望(例如,替儿童回答;接受传递给他们的东西)。
  • 沉默被认定为对陌生人的反应或表达愤怒模式。
  • 很少有机会参于或观察家庭以外的社交互动。
  • 强烈警告孩子与陌生人交谈是很危险的。
  • 允许儿童错过任何导致焦虑的活动,而不是根据需要修改活动并帮助儿童理解和控制他们的焦虑。

保持沉默/延迟改善可能的学校因素

  • 学生对谈话的焦虑并未得到公开承认。
  • 学生因不说话而感觉到同伴/成年人的不认同。
  • 学生感到有说话压力(例如被要求回答问题并成为焦点;恐惧可能被选中回答问题/大声朗读)
  • 成年人在等待答案时看着学生或持续目光接触。
  • 学生感到不切实际的期望/目标设置却没有支持策略。例如 “你准备好今天跟我说话了吗?” “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帮不了你”。
  • 很少有机会与成人或同学一对一说话或与能在家里说话的同学、朋友一起玩。
  • 当学生还不能这样做时,期望学生主动寻求帮助/上厕所或报告疾病/欺凌等。
  • 来自同伴的戏弄/要求交谈或过度保护,例如,“他/她不能说话。”
  • 来自同伴和/或教师的社交关系缺乏/孤立/忽视。
  • 信任中断(例如未经学生同意,教师提供视频/录像带;来自不同工作人员的混合信息/期望)。
  • 替代形式的交流被用来代替说话。
  • 学生刚一开始说话时,注意学生说话这一事实,而不是继续正常的说话。

大多数孩子何时被诊断为选择性缄默症?

 

大多数孩子在 3 至 8 岁时被诊断为选择性缄默症。回想起来,人们常常注意到,这些孩子在婴幼儿时期,在社交环境中性情拘谨,严重焦虑,但成年人认为他们只是非常害羞。大多数孩子都有分离焦虑的历史,而且热身很慢。通常情况下,直到孩子进入学校,有了表现、互动和说话的期望,选择性缄默症才变得更加明显。经常发生的情况是,教师告诉家长,孩子不说话或不与其他孩子互动。另一种情况是,父母会在早期就注意到他们的孩子不与家庭以外的大多数人说话。

如果缄默症持续时间超过一个月,家长应提醒孩子的医生注意。

选择性缄默症和创伤性缄默症的区别是什么?

 

患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至少在一种场合下会说话,很少在所有场合下都是缄默。大多数人有抑制性的脾气,并表现出社会焦虑。对患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来说,他们的缄默是一种避免因期望和社会接触而引起焦虑情绪的手段。

患有创伤性缄默症的孩子通常在所有情况下都会突然出现缄默症。一个例子是,孩子目睹了祖父母的死亡或其他创伤性事件,无法处理这一事件带来的大量信息,在所有场合都变得缄默寡言。

重要的是要了解,一些患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可能一开始就在学校和其他社会环境中出现缄默。由于他们的缄默症得到了负面的强化,周围的人对他们产生了误解,也许是他们所处的环境压力增大,他们可能在所有环境中都出现了缄默症。这些孩子有渐进性缄默症,在家里对所有的人,包括父母和兄弟姐妹都是缄默的。

为什么在孩子小的时候就对他/她进行诊断如此重要?

 

孩子越早接受选择性缄默症的干预,对干预的反应就越快,整体预后也越好。如果一个孩子多年不说话,他/她的行为就会成为一种条件反射,孩子实际上已经习惯于不说话。换句话说,选择性缄默症可能成为一种难以戒除的习惯!

由于选择性缄默症是一种焦虑症,如果不加以干预,会给孩子的一生带来负面的影响,而且不幸的是可能发展成为一系列学习、社交和情感方面的问题,例如:

  • 焦虑症的恶化
  • 抑郁症和其他焦虑症的表现
  • 社会隔离和退缩
  • 自尊心和自信心不足
  • 拒绝上学,学习成绩差,并有可能辍学
  • 学习和工作上的成绩不佳
  • 用药物(毒品)和/或酗酒
  • 自杀倾向和行为

焦虑症是孩子和青少年中最常见的精神疾病。我们的主要目标是早期诊断,以便孩子能够在早期接受适当的干预,培养适当的应对技能,并克服他们的焦虑。

美国选择性缄默症协会的《认识选择性缄默症》

这份传单由美国选择性缄默协会编制,晴心团队的俊华老师和念华博士翻译, 旨在提高对选择性缄默症的公众意识,帮助患者早日获得有效帮助。如果您是缄默症孩子的家长,您可以把这份资料分享给亲友、老师,以及和孩子相关的任何人。如果您是教育工作者或者心理工作者,也请随意与您认为会从中受益的同事、同行和家长分享。

《认识选择性缄默症》